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巨乳妈妈受难日
巨乳妈妈受难日
第一章 威武的
  我的妈妈名叫唐佳丽,是一位刑警,她行事勇敢,英姿飒爽。她的皮肤很白,
一张带着点婴儿肥的小圆脸,两只弯弯的眼睛似乎总是含着笑意,鼻梁高挺,樱
桃小嘴,越看越养眼。

  她一米六三的身高,不是很高,但胜在身材丰满,玲珑有緻,她有着近乎F
罩杯的丰满巨乳,圆滚滚的,不但白还很坚挺。

  我的爸爸也是名刑警,他在我没出生的时候就因公殉职了,妈妈独自把我抚
养大。

  我跟妈妈姓,我叫唐明,今年十四岁,是一名初三学生。因爲体会到妈妈养
育我的辛苦,所以从小我就特别用功读书,从小学开始,在学习上我就一直名列
前茅,即使是这样,仍然有不少的坏学生欺负我,他们骂我是没爹养的孩子。

  小学时被人欺负,我还会哭着告诉妈妈,或者告诉老师,欺负我的人也会消
停一段时间,后来到了初中,长大了自尊心也重了,被人欺负后我不愿跟妈妈和
老师讲了。他们警告我,我要是敢告诉家长和老师,下次打我就打得越狠,我更
不敢告诉她们了。

  因爲我的软弱,他们越来越得寸进尺,由最开始拽我头发,推搡我,到最后
打我耳光,用脚踢我,用圆珠笔扎我的腿,有时甚至还让我跪下,在地上爬,钻
他们裤裆,自己扇自己耳光。开始我还会反抗,但是我打不过他们,而且我越反
抗,他们打我打得越兇,后来我就不敢反抗了,任由他们欺负。

  初中时欺负我的人主要有5个,他们分别是黄毛,红领巾,胖墩儿,小个子,
眼镜。

  除了黄毛外,其他人都跟我一样大,黄毛小学时留了一级,初中时留了两级,
比我大3岁,高我一个头,他是学校裏年龄最大的学生,也最嚣张,不服管教,
染了一头黄毛;红领巾因爲以前是少先队员,经常戴着红领巾,所以他们管他叫
红领巾;胖墩儿是他们团队裏的肉盾,身高不高,长得膀大腰圆,一身肥肉;小
个子就是个子瘦小的一个男生,因爲是黄毛的表弟,他们一直罩着他;眼镜也是
一个个子很小的男生,因爲戴着近视眼镜,别人管他叫眼镜,但是别看他身材矮
小,还戴着眼镜,就属他最坏,坏主意最多,他们都听他的,他是他们的头,其
中有部分原因是他老爸是海军司令,官职很高。

  这几个在学校横行霸道,不光喜欢欺负像我这种胆小懦弱的学生,还经常调
戏女生,掀女生裙子,听说半夜还翻墙进过女生宿舍,后来搞大了一个女生的肚
子,女生的家长找上学校,还扬言要将他们告到教育局去,弄得全校人尽皆知,
听说眼镜他老爸海军司令出面都没平息此事。再后来听说女生父亲出了车祸,女
生也退学了。

  漫长的初中时代终于要结束了,他们都不打算放弃再欺负我一次。

  中考结束,他们居然在校门外堵我,他们将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胡同裏,拿我
发洩,你一脚我一脚踢的我不断后退,有时候还嬉笑着加速跑几步跳起来只爲了
更用力地踢我,他们扯着我的头发你一巴掌他一巴掌的打我耳光,我的脸都被他
们打肿了,嘴角渗出一丝血,后来我蜷缩到墙角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起来,我眼泪
都出来了。在我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前方一道靓丽的曙光。

  妈妈……是妈妈!

  妈妈穿着一身警察制服,褐色带警徽的警帽,湛蓝色的制服衬衫,墨色的领
带,黑色的包臀警裙,肉色的丝袜,黑色的皮鞋,美丽而干练,性感而威严。妈
妈当时出来办案路过恰巧看见我。

  「住手,放开我儿子!」

  妈妈双手叉腰笔直地站在巷口,非常威严地说。说完大踏步向我走来,因爲
生气走动时裹藏在衬衫裏的巨乳摇晃出层层乳浪,波涛汹涌。

  听到妈妈的声音,他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上下打量着我的妈妈。

  「妈妈救我!」我鼻青脸肿地说,同时不争气地落下眼泪。

  看来他们被妈妈的威严和身上的警服吓到了,都愣了下,还是眼镜遇事冷静,
最先反应过来。

  「好啊,来救兵了,没想到你还有个警察妈妈!」

  「混蛋,你们这群小鬼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妈妈愤怒地咆哮道,衬衫下的
巨乳随着呼气一颤一颤,看着非常壮观。

  「还是个巨乳警察哦!」黄毛下流地说,手指在嘴唇下舔了舔,淫邪的目光
投在妈妈丰满的胸口。

  「可恶,小小年纪竟如此的低俗下流!」

  看到他们五个淫秽不堪的目光,妈妈俏红着脸,双臂环胸捂住胸口,娇斥道:
「看我今天替你们家长教训你们!」说着挺身而出。

  「都给我上,他妈妈来了也没用,女警察有什麽了不起,把她身上的衣服给
我扒光了!」

  眼镜右手一挥,下达命令,他们几人一拥而上,似乎觉得虽然妈妈是个大人,
还是个警察,但毕竟是个女警察,他们五个一起上还不轻轻松松制服了妈妈。

  妈妈临危不乱地站在原地,以静制动,黄毛最先出手,下手也狠,抡拳对着
妈妈的俏脸虎虎生风地砸去。黄毛这个混子是我们学校的狠角色,一个人能打两
个成年男人,但是对上做警察的妈妈还是嫩了点。

  只见妈妈右脚向后一踏,一仰头,竟是生生躲开了黄毛的拳风,然后见势抓
住黄毛的胳膊,顺势一拉,黄毛由于惯力一下撞到一侧的墙上。

  红领巾双手齐出,似乎是想要击打妈妈的腹部,只见妈妈穿着丝袜的右腿一
擡,在红领巾双拳到来之前,膝盖已经砸在了他的下巴。很明显妈妈看他们都是
小孩,下手也知道轻重,被妈妈的膝盖砸到下巴,红领巾也只是感到头晕,但也
没了战斗力。

  小个子就是个打酱油的,来到妈妈身前也没出手也没出脚,都没懂他要干嘛
就被妈妈一只手按着额头,他像羊一样顶着妈妈的手掌还是倔强着前进,但是寸
步难行,被妈妈按着额头强行按倒在地下。

  「呀!」

  刚解决掉小个子,只听见胖墩儿嘶吼着沖向妈妈,快跑到妈妈身前,这个小
胖子居然一下跳起,双腿腾空离地,双脚直朝着妈妈蹬去,显然是要用自己肥硕
的体重压倒妈妈,只见妈妈从容不迫地轻轻一侧身,胖墩儿就这麽砸了个空,一
个屁股蹲砸在地上,看着都疼。

  这时候黄毛也反应过来,回身又一拳砸向妈妈,又被妈妈闪身避过了。

  「骚娘们,有种你别躲啊!」

  黄毛愤怒了,左勾拳,右勾拳,左直拳,右直拳,双勾拳,双直拳,统统向
妈妈的俏脸上招呼,但都被妈妈轻盈地侧身躲掉。

  黄毛毕竟已经是一个17岁的少年了,又是个社会混子,论力气他比两个成
年人都要大,妈妈不跟他硬碰硬,总是以一招四两拨千斤遛着他,黄毛就要没力
气了。

  「黄毛,捏她奶子!」

  一旁的眼镜急声道,他似乎发现了妈妈左右闪身时胸口剧烈晃动的汹涌乳浪,
乳房可是女人的娇嫩部位。

  听到眼镜的提醒,黄毛瞬间反应过来。下一刻妈妈后退一步,正高仰着白皙
的脖颈準备躲避黄毛的双勾拳,谁知黄毛的双勾拳只是虚招,只见他的双勾拳瞬
间下移,伸出两手的食指和中指,然后迅速戳向妈妈的胸部。

  「嗯……」

  妈妈闷哼了一声。刚才被黄毛的假动作骗过,让妈妈来不及招架,被黄毛的
双指狠狠地戳到自己的双乳。黄毛的力气极大,妈妈闷哼了一声,痛的弯下了腰。

  「骚婊子,终于被我打到了吧!嘿嘿……吃拳吧!」

  终于打到妈妈一次,黄毛得意地叫嚣起来,然后又突然抡拳砸向妈妈。

  看着黄毛的拳风呼啸而来,妈妈忍痛直起腰来,朝左一侧身,準备躲开黄毛
的右勾拳,谁知又是一记虚招,黄毛的右勾拳化爲鹰爪狠狠地捏了下妈妈的乳房。

  「下流!」

  妈妈登时方寸大乱,右手倏出,準备一巴掌拍向黄毛。妈妈的力气怎麽比得
上黄毛,右手被黄毛牢牢地抓住,反而被黄毛电光火石间甩了一巴掌。

  「骚货!」

  黄毛一巴掌打在妈妈的俏脸上,骂道。

  妈妈见机抽出被黄毛抓住的手,一侧的俏脸上布上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看
着都让人心疼,妈妈沈着脸,愤怒地看向黄毛,但是脸上猩红的巴掌印看着有些
倔强,妈妈似乎落了下风。

  「好,打得好!」

  一旁观战的眼镜兴奋地叫道。

  「再吃我一拳!」

  面对黄毛呼啸而来的左勾拳,妈妈下意识闪身一避,谁知黄毛又是一招虚招,
左勾拳化爲鹰爪在妈妈左侧的乳房上也用力一掐。

  「嗯……」

  妈妈娇哼出声,开始将注意力放在胸前。

  「右勾拳!」

  黄毛咆哮着又来一拳,妈妈似乎早有準备,双臂环抱胸口向后退去,哪知道
这次黄毛来真的。勾拳狠狠地砸在妈妈的右侧脸颊上,黄毛的力气很大,妈妈捂
着脸颊似乎很痛,眼眶裏有泪水打转。

  妈妈不敢再大意了,如果再被黄毛干到一拳,可能就得倒下。

  「双勾拳!」

  黄毛连出双拳,妈妈后退躲避,但这次是虚招,黄毛的双勾拳化爲鹰爪,左
右手各捏住妈妈一只丰乳。

  「嘿嘿,好大的奶子哦,都有点捏不住了!」

  黄毛下流地抓着妈妈的两只乳房,淫笑道。从黄毛抓捏妈妈那清晰分明的指
关节可以看出,黄毛抓的非常用力,似乎妄图靠抓住妈妈的乳房制服妈妈。

  「呃……」

  妈妈挣脱了几次都没挣脱,好在妈妈乳房大,黄毛一只手一只乳房很难抓牢,
妈妈终于挣脱开黄毛的双手。娇嫩的双乳被黄毛抓的生疼,妈妈双手托住双乳揉
了揉,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

  「双直拳,看招!」

  不给妈妈喘息的机会,黄毛双拳齐出,分别朝着妈妈的左右脸颊砸去,拳风
赫赫,妈妈毫不犹豫,赶紧伸手挡向自己脸颊。

  「呀!……好痛!」

  哪知道又是个虚招,这次黄毛聪明了,知道妈妈的乳房大,捏不住,目标改
成妈妈的乳头了。黄毛掐住了妈妈的乳头,左右手各掐住一颗,从妈妈薄薄的衬
衫上能看到两个小凸起,妈妈疼得叫出声。

  「哈哈,终于制服你了吧!还能耐吗?」

  任凭妈妈再怎麽用力挣扎,黄毛只狠狠地掐住妈妈的两只乳头,妈妈再怎麽
折腾也逃不出他的控制,黄毛得意地叫嚣起来。

  「红领巾,胖墩儿,把这骚娘们的衣服给我扒光了,看她还骄傲不!」

  看到被制服住的妈妈,眼镜冷静地指挥道。

  「无耻!……呀,好痛!……松手!……疼,啊!!」

  听到妈妈的谩骂,黄毛掐着妈妈乳头的手猛然一拧,妈妈不受控制地痛叫出
声,四肢更加手舞足蹈地挣扎起来。

  「快按住他,别让她挣脱了!」

  听到眼镜的命令,正準备扒妈妈衣服的红领巾和胖墩儿一人抱住了妈妈一条
腿,防止妈妈反抗。

  妈妈的双手抓着黄毛的两只手,想要挣开黄毛的手,但是黄毛的力气很大,
即使妈妈用力地拉扯黄毛的手,黄毛的双手仍然纹丝不动地掐着妈妈两只娇嫩的
乳头。

  「松手呀!……好痛!……你们这群小混蛋!……不要呀,啊!!!!!!」

  妈妈急得娇躯乱颤,几次失声叫出来,终于爆发出人体潜力。每个人身体都
是有潜力的,再受到不能忍受的折磨时爆发出来。在黄毛用力掐着妈妈的乳头,
指甲都快陷入进去的时候,妈妈终于爆发出人体潜力,一脚踢开了体重还不算太
重的红领巾,脚好巧不巧又踢到了黄毛的蛋蛋上。

  「噢……」

  黄毛哼了一声,不自觉地松开了双手,双手捂着自己的大鸟,疼得脸都扭曲
起来,看来也暂时地失去了战斗力。

  「妈妈……」

  此时的妈妈就像个女战士一样,虽然经过了一场激战,妈妈险胜,但看着妈
妈疲惫的身影,我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儿子别怕,妈妈在!」

  妈妈温柔地对我说,接着又露出坚毅的目光,看向一直在一旁观战指挥的眼
镜。

  在妈妈朝我走来时,身材瘦小的眼镜面露惧色,胆怯地扶着墙向后遛去,战
斗力极弱的他溜走时还不忘盯着妈妈,害怕妈妈出手伤他。妈妈根本没打算理他。

  「别怕,儿子,妈妈会保护你!」

  妈妈蹲下身子,温柔地安抚着鼻青脸肿的我,而她自己胸口的疼痛似乎毫不
在意。就在我感动的想哭的时候,我看到妈妈身后拿着闆砖的眼镜,气势汹汹地
朝着妈妈而来。

  「妈妈小心!」

  我惊叫出声。就在眼镜就要拍下来的时候,妈妈侧耳听出了闆砖砸下的轨迹,
侧身一躲,接着回身一脚踹在眼镜的小腹上。因爲胸口的疼痛,妈妈的行动也不
像开始时那麽轻盈,脑袋躲开了闆砖,肩膀却没躲开,好在眼镜的力气不是很大,
妈妈只是轻哼了一声,似乎也没事。

  反观眼镜,被妈妈一脚踹到了墙上,然后又身子软软地倒坐在地上,差点吐
了血。

  「你……你等着,我们会来报仇的!」

  眼镜挣扎着站起身,一边朝妈妈放狠话,一边逃跑,另外四个也跟着他连滚
带爬的跑了。他们离开后,我和妈妈互相搀扶着回了家。

  这次我和妈妈侥幸逃过一劫,但下次就没这麽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