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广陵剑︰结局(山中药室)
广陵剑︰结局(山中药室)
梁羽生先生笔下的一代奇侠张丹枫晚年关门弟子陈石星,在大同王府激斗之时
背心大穴被弥罗法师「大手印」拍中,后又误中慕容圭奸计,食了天下第一剧毒「毒
婴孩」,山中隐医戈古朗预言只有三个月左右的寿命。

  陈石星担心与他有着白头偕老之约情同兄妹云瑚为他殉情,在山中隐医戈古朗的
撮合下,与云瑚共喝下戈古朗秘製的摧情药酒,喝下摧情药酒后的云瑚只觉一缕幽香
沁人心肺,有点飘飘然的奇妙感觉,如沐春风十分的受用。

  当与陈石星在药室相对相处,虽然过去她与陈石星一路同行,途中有时错过宿头
,她也常常和他一同在林中露宿的。不过同房共寝这却是第一次,不免稍稍有点难以
为情。在药力的作用下,不过一会,两人都有似醉非醉的感觉,房间里点着一枝松枝
,给门缝吹进来的冷风吹得摇曳不定,两人也是心族摇摇,感觉极为奇妙。

  门外朔风呼呼,他们却好像回到了暮春三月的江南,回到了桂子飘香时节的桂林
。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本已在多次双剑合璧制敌时,累积的心意相通,不知不觉的
心坎里都充满了蜜意柔情。

  陈石星忽地觉得眼前绽放异彩,桃红的、黄棕色的、褐色的、橙色的、玫瑰色的
,还有深红色等各种颜色交相辉映,飘飘然好像置身于一种奇幻迷离的神话境界。身
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要达到这种勘破色空的境界,常人很难做到。

  当云瑚嘤咛一声温软如玉的娇躯投怀送,陈石星虽有深厚的「玄功要诀」作为护
体,但怎禁得住已心有所属的娇喘软绵绵美人儿轻压,心痛地搂着她。当的一声,陈
石星怀中跌下一只小小的金盒,盒盖打开,云瑚拾了起来,拿出盒中的一颗红豆,放
在掌心。

  原来这是他们在桂林相思江畔所采的红豆,红豆又名「相思子」,以桂林所产最
为有名。王维有诗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说的
就是这又名相思子的红豆。当日他们採下红豆,各自保存一颗,作为山盟海誓的信物
的。云瑚接着拿出自己那颗红豆,一双红豆,平放掌心,在陈石星耳边说道︰「大哥
,你记下记得咱们的誓言,红豆为媒,山川作证,生生世世,此情不渝。」

  接下来一切发生是那幺的自然,陈石星深深吸了一口气,丹田一股热气升起来,
他的嘴唇探索着向云瑚的嘴唇移去,从她头上披落下的头髮扫过她的胸脯,最后停在
她的肩上,陈石星的嘴唇终于找到云瑚的樱桃小嘴唇。他亲吻着她,轻轻的,他的唇
不停地在她的脸上游动,热吻一次又一次。疾落在云瑚吹弹得破的娇嫩小脸蛋上。

  云瑚轻轻侧过身来,两人火烫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砰砰'的心跳声在静夜是那
幺的清脆。

  陈石星感觉了她的乳头紧压擦着自己,她提起的臀部慢慢向那早就竖立的阴茎贴
近,终于她那柔软的小腹紧紧地压住那根阴茎,她用力向它压挤去。

  云瑚的娇喘声已逐渐加重起来了,扑鼻的女儿体香也跟着浓厚起来了,陈石星能
感觉到随着她的推压,她的乳房擦着他的胸脯在上下晃动,他把一条腿伸进她那光滑
如丝的大腿间。

  云瑚顺势仰躺,她这是要陈石星压在他的身体需要他的温柔爱抚。陈石星吻着她
的喉咙,吻着她的乳头,她的味道是那幺的甘醇和香甜,她的女性气息是那幺的柔和
而又强烈,他能感觉她弓起了背,还感觉到她两腿间的热流包围住他伸进去的腿。

  松枝的火光,恰好也给穿过窗缝的冷风吹熄了。

  药室之内一片黑暗,黑得像云瑚紧闭的阴道里面一样,墙壁上面也没有了昏黄的
火光,只有穿过窗隙,带有几分寒意的月光默默地守候着这对几经生死折磨后,陷入
陶醉中的爱侣。

  云瑚抬了抬腿,然后双手勾住了陈石星的宽厚双肩,她的阴户完美无缺展开着,
她在乞求他更深一步的爱抚。陈石星喉结咕噜响着,他用手抱住她的双腿,张口扑向
她的阴阜上,轻轻地吸吮着。云瑚开始不规则地扭动起娇躯,他听到她重重的喘息声
和欢快的呻吟声,更卖力地把舌头伸了进去,在里面翻转着、挤压着,那里面开始兴
奋起来,转而在微微的颤抖。

  他的舌头在漫游中,突然找到了一个硬起的小肉球,那是她最敏感的阴蒂,他含
住它吸吮起来了,云瑚再也忍不住发出了快乐的轻哼。陈石星抬起了头,手握着暴涨
的阴茎向他刚才吸吮靠近。在淡淡的月光中,云瑚瞇着秋水般的星眸,她感觉了他的
阴茎正努力地向她的阴道口步步进逼,她的双腿用力地挺向他的身体,把他紧搂着,
好像怕他化成一阵轻烟流逝。

  她的紧窄阴道口,而他的发出湛湛紫光的龟头又是那幺的硕大,这对心意相通的
爱侣终于战胜了这一美妙的踌躇,在陈石星的「玄功要诀」拿捏之下,他阴茎终于穿
入她的体内。

  云瑚的阴道内壁令人心碎地震颤着,又感觉一种像蚂蚁在身上爬行的微妙舒泰,
升起一种想把阴茎吸得更紧、更深的慾念,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吞没了他,打开吸收了
他,她自己被他熔化了,她已完完整整是他,属于他,是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陈石星慢慢地抽出来,然后又直直地猛地插了进去。云瑚紧咬着双唇,忍着内心
的叫喊,缠绕着他和她一起像车轮似的旋转,她想到的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阴阳调和,万物乃生。」这类「古训」,也许这样做对陈石星的毒势有所缓解的好处


  陈石星的阴茎是如此之粗壮,云瑚感觉撕心的疼痛,好像她阴道内的每一根神经
都要叫喊出来,她强自忍受着,生怕影响到陈石星的毒势缓解,弄得香汗淋漓。

  他不停地抽进抽出,云瑚的快感已取替代撕心的疼痛,慢慢导入强烈的快感中,
她快要燃烧了。她的阴道就像一只闪电鱼的触手,它随着他的阴茎有力的抽进抽出,
不停地抓住他的阴茎,就像有一千双嘴唇在轻轻地吻着陈石星的阴茎似的。

  每一记强有力的深深插入都像一个优美的音符一样,引发出云瑚的强烈的颤音。
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陈石星的存在。她变成了一个容器,她已装满了,装满
了。

  不久,她就要溢出来了。她激动得流下了眼珠。随着她不停的旋转,在丝丝寒意
的月光下,她的眼泪已化成了一粒粒小小的珍珠。陈石星的手指紧紧地抱着她雪花般
的颈项,他不知道他曾弄疼了心爱的女人,高潮像一股热浪似的向他涌来,她现在也
有规律性地抬起富有弹性的屁股迎合着他每一记的抽插,立即云瑚也进入了亢奋,她
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她拼命地挤压着他,再也控制不住轻哼出来。

  这对江湖儿女如在云端里飘浮着,飘浮着,不久一股暖流慢慢在涌上了云瑚的心
头,她感觉了自己阴部的暖意。躺在她体内陈石星的阴茎软了下去,他千载一时给了
她醇美甜蜜的精液,为他诞生了遗腹子,杜绝了云瑚为他殉情的念头。但却令他减寿
一个月,在见到大师兄后,已回天乏术,真气涣散。他弹出了千载之前稽康弹的广陵
散的心境。好友生离,娇妻死别..忽地「啪」的一声,琴弦断了。人琴俱沓,丢下娇
妻爱子在天山。

  此正是:何堪星海浮搓去,月冷天山,哀弦低诉!盟誓三生,恨只恨情天难补。
寒鸦啼苦,凄咽断,春光暮。旧侣隔幽冥,怅佳人,倚楼何处?凝仁,望昔日游蹤,
没人乱山烟树。凤泊鸾飘,算鸿爪去留无据。菩提明镜两皆非,又何必魂消南浦?且
天际驰驱,寻找旧时来路。

——调寄长亭怨慢

                 【全文完】
百站百胜: